動態詳情

骨折還是挫折,天知道!

微信號:ccniandao
發布時間:2019-03-15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有生以來,我只骨折過一次。

三歲那年,在大人都忙著打麻將、圍觀的時候,我和一個大一點的孩子搶小板凳玩,右腿卡在板凳腿的縫隙中,導致對方有力拉扯致大腿骨折。

當時,想必也是哭的哇哇叫了,才引起圍觀打麻將的鄉親的注意,趕忙叫來我爸媽,送到鄉里的衛生室接骨。

在他們看來,那么忙碌種地的時候,這種小孩子過家家似的鬧著玩,出點事也屬正常。沒人能一天到晚盯著小孩子,況且農村小孩也都頑皮的很。

哪成想,接骨倒是容易,2個月后新骨頭發育好,才發現接骨接短了。右腿比左腿短一小節,莫不是沒有考慮到兩只腿的生長速度不一致,總之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個大問題。

在我長大后聽我媽說,不得已只好去縣醫院骨科重新找醫生看,醫生說:“怎么現在才送來,都長成形了,沒法弄了。”

媽哭著說:“求求您想想辦法吧,衛生所一定接錯了,娃遭罪啊。”

最后在我舅,爸媽以及找了醫院的熟人才答應重新給我做手術,并且爭取到了一個多人間的床位。

重新手術,把骨頭鋸開,計算兩腿的高度差值,里面用鋼板固定,外面打上石膏,在床上再躺三個月。

每天爸媽輪流陪我,另一個就去買吃的,因為年少,基本到現在都沒有印象了,能知道的都是我媽告訴我的

鋸在我身,疼在他們心

可以下床之后,我走路還是不敢多用力,連蹦蹦跳跳也少了,所以小朋友的跳皮筋這類需要體力的游戲都少有參與,所以性格日漸變得不活潑了。

在外人看來是安靜乖巧,實質上強烈渴望被融入,渴望像風一樣自由奔跑。

雖然醫生建議術后注意休息不要劇烈運動,但兒童時期身體快速生長發育,倒也沒什么大礙,后面也就忘了早期的囑咐,該玩的時候也管不住自己的腿。

多年后,我問起我媽,腿上那觸目驚心的疤痕來由,我媽講起如上的經過。

由于那一次也沒什么賠償,花費了家中不少積蓄,只得四處借錢及打零工過活,我媽言語中提及家境轉敗,曾說過我小時候頑皮,如果不是與人爭搶,不至于拖累家庭,說著說著就要哭了。

我就去問我爸,為什么不找把我腿弄骨折的人賠償呢?我爸性情溫和憨厚,不喜歡招惹別人,也沒多開口,在別人送了點慰問品之后也沒繼續要個說法。畢竟雙方都有責任,又是鄰居,以后少不了還要別人幫助,這事也就算了。

我想他也沒有真的算了,在每次我和那戶人家小孩子有接觸的一起玩游戲的時候,回家后都會被一頓訓斥。

多年過后,我想我們都沒有釋懷,畢竟生活的艱辛不是一點半點,任何一個天災人禍都可能壓垮一個家庭,最先受擊的當屬頂梁柱,作為一家之長的男人。

在這樣一個少時遭受過傷害的家庭中成長,雖說此事仍耿耿于懷,乃至一家都不愿多提及此事,有驚無險的長到了而立之年,我也才得知當年這件事發生的前后來由。

五味雜陳!一方面是對自己家庭遭受的傷害感到心痛,一方面仍是怪罪父母沒有盡到看護的責任。

活著已屬不易,應當放下那些陳年往事,讓其隨風飄去,像蒲公英種子一樣,在合適的地方開出燦爛的花朵,迎接每一天耀眼的太陽。

這件事自始至終沒有誰對誰錯,這只是我們生而為人的一種必需經歷,凡人改變不了什么,只有把握好自己的心態,用力的飛去,朝著希望飛去!

   


微信掃碼關注 碎碎念叨 的微信:

碎碎念叨

關注排行

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和值